{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同事口述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关于职场男下属被女上司性骚扰的经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5 00:14:21  

  做为身在职场的朋友们,可能听的比较多的,是关于某某男上司骚扰女下属的传言较多,这样的事例,更多的能引起大家的讨论,也更容易引起广大吃瓜群众的同情和对男上司的反感之心!

  可,另一种职场上的性骚扰,一种女上司对男下属的骚扰,可能,被骚扰的人,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很多,都没有爆出来,或许很多人觉得,你就得瑟吧,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就偷着乐吧,还怨个啥?就算有的人想说出来,可也觉得没人会信,最终就不了了之了。

  这种隐形的性骚扰可能很多人会说,这没什么,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啊,有你享受的,我还巴不得有人来骚扰我呢,可其实呀,我们觉得,这种被女上司骚扰的经历,可能真的会对我们被骚扰的男性造成一定的心理或身理上的伤害!

  其实,很多人或许会想,男人也会受性骚扰吗?其实回过头来想想,以前很多媒体也都有过激烈争论,今天小编重新提出这一话题,主要是想从男性的心理的角度有进一步的解读男性遭遇职场性骚扰时对男性心理的影响!

  

 

  为了很好的去了解被女性性骚扰的男性的内心感受和真实体验,小编今天就和大家共享一下小编曾经的两个同事的被性骚扰的案例。他们一位是被女上司性骚扰,另一位是被年长女同事骚扰。

  第一个同事:现年34岁,生产管理人员,小明

  我们姑且称他为小明吧,小明也挺可怜的,每天被带不同的角色,也挺累的,好了,废话不多说,说正题吧,小明在跟我谈这个之前一年,有过被女上司性骚扰的经历。当只有他一人在办公室向主管女上司汇报工作时,女上司时常有意触摸他的腿,或借故用手背顶撞他的下体。而坐班车上下班时,她也时常坐他身边,去摸他的腿。

  那会小明是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觉得被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摸,很是别扭。有点感到侮辱,好像我要依附与她。我又不是吃软饭的,几次我都是躲开。”

  为回避这一尴尬的场景,小明只能“尽量避免与她单独相处”。这对工作有所影响:“在办事效率上有点耽误,因为毕竟还要向她汇报一些事情,有时候她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等一等再进去。”

  后来,女上司与小明手下一个男孩儿“好”了起来,小明便请调了。对此,他解释说:“她和我手下的男孩好,我还怎么工作和指挥我的手下?”

  这一受性骚扰的经历对小明心理显然造成一定潜在的影响,比如在后来的面试中,小明注意到女面试官衣领开的很大,便很反感,他说:“可能不是针对我,毕竟我们是首次会面,但是,这让我联想到原来的经历,所以很不舒服。”

  小明说,自打那之后,他“对比我大的女人开始有了一些想法,不太拒绝年龄大的女性和我亲热……”

  小明认为,男性受性骚扰与女性不同在于,男性更加感到地位的缺失。他意识到,这“可能是因为我有大男子主义的缘故”。

  

 

  第二个同事:现年30岁,医生,小凯

  多年前,我在一家医院从事相关工作的时候,认识了这个同事,在这里,我们就叫他小凯吧,小凯呢,是大学毕业后进入我们这家医院的,工作之初便受到同科室一位年长女性的言语骚扰。利用读医学书的空当便对其详尽描述男性性器官,并猜测他的隐私,等等。小凯在后来提起这事时,回忆起当时的感受,反复使用的词汇是:“当时很难过”、“很不舒服”、“很不爽”、“觉得很恶心”、“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恶心,就像吃了只苍蝇”……

  在小凯被问到“与女人受性骚扰有什么不同”时,当事人说:“很难被人理解,所以更难受.”当被问及男人受性骚扰主要伤害了男人的什么时,当事人回答:“自尊”。

  针对反性骚扰立法将男人排除在外,当事人很激动,说:“不平等!性别歧视!”

  

 

  从以上的案例中呢,我们不难看到,男性在职场受女性性骚扰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在形式与后果上与女性受男性职场性骚扰具有相同之处。权力上位者如管理者、年长者对被管理者、新入职场的年轻人进行的性骚扰;被骚扰者感到自尊受损,无力应对,产生了抑郁、职场厌倦心理,并且已经不同程度地影响到工作表现﹑能力竞争与个人领导统御;受性骚扰的经历存留于被骚扰者的脑际,影响到他后来对女性的态度(比如刚才说的小明那个事情);等等。

  换言之,职场性骚扰带来的不仅是一时的不受尊重,也是长久的深远影响,男性受骚扰的内心历程或许与女性略有差别,但痛苦是一致的,若我们仅因为性别就选择忽视某些人的苦痛,并默许另一些人的犯错,则我们的法律本身就成了权力压迫的典范。

  

 

  其实,从上面两个案例,我们不难发现:除与女性所受性骚扰类似的心理创伤外,这两位受职场性骚扰的男性,均强调了“男性尊严”受损的心理感受。而所谓男性尊严,其实是支配性男性气质的表现。支配性男性气质,塑造了男性作为主宰者、支配者的一面。支配性男性气质认为男人在性上应该是主动的、攻击的、占有女性的。受女性性骚扰,损害了这一主流男性气质。中国大陆尚无男性提起受性骚扰的诉讼,可能恰恰是传统社会的男性社会性别模式使他们较之于女性更没有勇气将受性骚扰的事实公之于众。正如那个小凯所说的:“很难被人理解,所以更难受。”

  总之,我们认为,在反性骚扰立法中遗漏男性与未凸显“职场”这一特殊权力场域,只是一个现象,这一现象揭示出的问题,是中国大陆社会性别平等意识建设中的不足。而改变这种情况,需要女性和男性共同做出努力,正视双方在反对父权文化对人性压迫上的共同利益。

  ----------------------------------------------------------------

{蜘蛛链轮}
 
  • 下一篇: 1
  • 上一篇: 1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