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减肥 » 正文

我的风流韵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2:20:40  

我是在一次饭局中认识殷桃的,那晚她要和我喝交杯酒,我有点不好意思,她的一条肩带却在这时滑了下去,露出若隐若现的半只圆润的乳房。包间里灯光昏暗迷离,我的脸一定很红很窘。周围的男人们发出一片刺耳的笑声,有人踹我一脚,你老婆又不在,喝个交杯酒能死啊?出来玩就放得开点别给哥们儿丢脸。

激将法还真管用,我一仰脖子,一杯酒就滑入喉腔。

片刻之后,我眼前开始摇晃,我站起来,口齿不清地嚷着要回家,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我被眼前的一切吓得非同小可。我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更要命的是,怀里还躺着一个和我一样一丝不挂的女人。

我发疯般用被单裹住自己,夸张的举动惊醒了女人,她慵懒地伸伸懒腰,干吗呀,真是的,也不让人多睡会儿。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

我惊愕极了,一口气蹦出四个问号。

她笑了,看把你吓的,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倒是你,昨晚上猛得很呐。殷桃大言不惭地说。

低头,我惊慌失措地发现自己的衣服散落在地板上,殷桃的大红胸罩居然也裹在里面,我头疼欲裂。

老赵第二天在单位一见我就嘿嘿笑。那个妞不错吧?放心,你老婆那里,我昨晚就已经替你请了假,说你喝多了跟我在一起。

兄弟,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太亏了,男人偶尔出去尝尝鲜不算啥,别动感情就行。老赵使劲拍拍我的肩膀,脸上是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在他身后唾了一口,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他那一肚子坏水,那次我无意间闯进他办公室,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一幕:平素一个在大家眼里非常正经的女同事坐在他大腿上,而他的一双手正伸进她的裙底摸索。

昨晚老赵为了庆贺买新房,请大家吃饭K歌,没想到我却被他用女人拉下水,也就等于变相地封了我的口。

可我是谁?我是一个标准好男人,每天兢兢业业守在清水衙门上班,下班后会绕道去菜市场买菜,如果时间太早还会先洗掉杜小玲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包括内衣。我从没对杜小玲之外的女人有过非分之想,我就想和杜小玲过一辈子,直到老死。

我无精打采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反复想着老赵的话。我承认,老赵说得对。

男人真的没几个好的,你瞧,偷过腥的我,现在居然从骨子里往外散发着一种邪恶的快感。在上楼之前,我的眼前一再闪过殷桃酥软的胸,纤细的腰,和来自她喉咙里一波一波风情的呻吟。

当晚,杜小玲睡着后,我登录了电子邮箱,在记事本里我写下了风流账1:殷桃,小姐,25岁,酒醉迷情。

乔乔是我的第二本风流账,比起殷桃,乔乔更加性感妖娆,更懂取悦男人。

那是一个月后,我被派到外地出差。有了第一次风流经验,一到目的地,我就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

或许是我当天穿着得体,颇有点玉树临风的样子,总之,当我在酒店大厅订房间的时候,穿着领班制服的乔乔对我相当热心,甚至帮我把皮箱提到房间里,临走还关切地说,有什么需要就说啊。

能有什么需要呢?我点了支烟,站在窗前看陌生城市的灯火斑斓,一支烟抽完了,身体里有种不安分的东西左冲右撞,我想我知道我需要什么了。

原本三天的工作,我两天搞定。第二天晚上,我从外面回到酒店,在走廊里迎面碰见了乔乔,我礼貌地冲她点点头,问,你明天有事吗?能否带我出去游览一下?

乔乔很痛快地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晚上,我独自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辗转反侧不成眠,我想起了乔乔,她虽然整天穿着制服,可是看得出来,她的身材很好,胸部把制服撑得紧紧的,走路的时候屁股翘得老高。

我的身体蠢蠢欲动,明天就要返程了,今晚如果浪费过去,岂不太可惜?我拿起手机,给乔乔发了个信息:过来聊聊?

乔乔很快就来了我的房间。我们聊了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里,我将自己吹嘘成事业有成的生意人,这次又谈成了一笔一百多万的生意,而乔乔在说起她自己时,突然哭了。

她说,我有个不务正业的男人,我辛苦挣钱,他却拿着我挣来的钱吃喝嫖赌,为此我还闹过自杀,就在上个月,割腕,但被救了过来。

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真让人怜爱,当她伸出手臂让我看那条伤疤时,我顺势将她搂在了怀里。

脱了衣服的乔乔性感逼人,她就像一只疯狂的小鹿,撒着欢在我的身体上跳跃,追逐。

我爱死乔乔了。返程前,我将买给杜小玲的一条白金项链送给了乔乔。

出差归来,我的记事本里又多了一则风流账2:乔乔,酒店领班,魅惑一夜情。

我开始沉迷于这种补课。当殷桃和乔乔此起彼伏地在我的梦里出现时,我重拾了男人的自信,并决定趁热打铁去找李如玉。

李如玉是我暗恋过的对象,当年她在我面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模样,后来彼此都成了家,再见面,她对我倒还客气上了。特别是最近半年,我听说她的婚姻生活一塌糊涂,她嫁的男人太有钱,整天理直气壮在外面乱搞,而李如玉因为舍不得年幼的孩子,只好委曲求全。

在李如玉的男人流连在外省的那些天里,我不止一次地去帮助李如玉,有时是她的孩子生病,我第一时间赶到将孩子送医院,有时是她无缘无故被人砸了便利店的玻璃,我会在她身边安慰她。渐渐地,李如玉看我的眼神里有了些微暖意。

那晚,我在李如玉的便利店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准备放下卷闸门关门打烊。看到我,她笑了,这么晚,有事吗?

没事,路过。我装得很随意的样子,点起一支烟。李如玉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说,进来坐坐?

我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有过前两次经验,我知道怎么对付李如玉了,这种比较矜持的女人嘛,要么强吻,要么直接动真刀实枪。

我就是想给我的暗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就是想俘获她,然后抛弃她,让她尝尝当年我痛苦的滋味。

就在今夜。我决定了。随后我掐灭烟头。

当我刚刚拉过李如玉的手,准备去亲吻她的时候,卷闸门突然砰砰作响,李如玉惊跳起来,肯定是我老公,快跑,从后面!

我爬上了便利店后面的窗子,闭着眼睛扑通跳下去,剧烈的疼痛使我不由得哎哟了一声,紧接着,几个男人的拳脚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有人喊,给我往死里打!

我的一条腿被李如玉的老公打断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全是李如玉为了摆脱我而采取的计策。两个月后,裹着石膏的断腿还没恢复好,我就迫不及待地登录了邮箱,恨恨地写下风流账3:李如玉,老同学,34岁,失手。

腿伤打消了我继续补课的念头。我决定金盆洗手到此为止,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守着杜小玲过一辈子。我又变回了从前那个好男人,每天规矩上班,买菜做饭洗衣服。

这天,杜小玲说要吃东大街的绝味鸭脖,我自告奋勇去买。等我买到鸭脖,低头回到小区,在楼梯口我被一个女人挡住了去路。抬头一看居然是殷桃,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你来这儿干什么?

殷桃笑了笑,没钱了,借我点钱花花,一万,不多吧?她笑的样子真可耻。

我低声呵斥她,快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殷桃不说话,径直抢在我前面上楼,嘴里还威胁我,那我上去找你老婆要,她会给我的。

我拉住她的手臂,低声下气地答应明天就给她钱,殷桃这才满足地离去。

打开家门,坐在轮椅上的杜小玲手里举着一封特快专递,轻声道,你的,刚送来。

我一看地址,居然是上次我出差的城市,于是心慌意乱地拿到卧室去看。这一看,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那是一张乔乔患有艾滋的诊断报告!在另外一张信笺上,乔乔写道:风流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恨当初传染给我的男人,所以我一直在报复所有对我怀有不轨企图的男人,你很荣幸成为我报复的第十五个男人。别去医院看了,看也看不好,徒增烦恼。不用再见了。

我捂着胸口蹲在地上。这个女人,太毒了!巨大的恐惧瞬间笼罩了我,我欲哭无泪,悔不该当初。

这时,阳台上传来杜小玲温柔的声音,老公,快来看,我养的君子兰开花了!

去阳台必须经过书房,我看到电脑显示屏亮着,心里一悸,想起,刚才离家时我忘记了关电脑,冲过去一看,天哪,我的邮箱在登录中,显示屏上赫然出现的是我写下的三则风流账。

我双腿颤抖站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呼吸。原来,她,什么都知道了,却云淡风轻,连一声质问都没有。

杜小玲的双腿是为了救我而失去的,要不是她在危急时刻把我推开,躺在车轮下的我说不定早已毙命。因为不愿拖累我,她曾一再要求离婚,我拒绝了,我不能做一个被人唾骂的负心男人。我的命是她给的,我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会陪她一辈子,这一辈子里,她是我唯一的女人。

可我终于还是负了她。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