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健康 » 正文

那一夜姐姐忍不住了视频 姐姐教我带套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12:22:19  

那一夜姐姐忍不住了视频 姐姐教我带套套

那一夜姐姐忍不住了视频 姐姐教我带套套/图文无关

2008年3月的时候,我认识了她,我一直叫她姐姐,她叫我弟弟。由此之后,我们逐渐走上了由网上聊天,到打电话,到见面,到相互牵挂,心痛也由此开始。这是一个30岁的美丽的女性,我后来才慢慢知道,她也是一个让人同情的寡妇。

我在这个城市求学,25岁。她刚开始在这个城市的一个直属区的一个乡镇的五金店上班,那个店的老板是他已故丈夫的表弟,各方面对她也挺照顾。

08年三月,我接到导师申请的课题,我成为该课题一个子项目的负责人,需要到一个艰苦的地方做几个月的调查,而这个地方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也没有人能帮我什么,于是我萌发了一个念头,到网上找该地的人聊天说不定能认识到当地好心的人。

起初不管年龄性别,乱加一通,那几天我的qq好友突然增到200多,当然大部分是随便加的那个地方的陌生人。一有时间就与那些人聊,我是怀着很坦诚的心与他们交流的,并说了我的情况,要求结为朋友,等我到那儿的时候希望能有个帮助,或者认识一下,也能打消我起初的担忧,心想在那儿总有个认识的人。

聊了好多天,才发现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里,膨胀的是欲望,没有人会乐意去帮助你,然而就在我灰心的那个下午,一个网名叫做“晓寒”的上线了,自打我加了她后这应该是她第一次上线,我赶快查看资料,只要简单的签名:“生活还得继续,只是我的心好疼……”,年龄:28,城市:xx。我想,怎么加了一个与我在同一个城市的。但看了看ip现实的地理位置,确实就在我要去的那儿。

也没管那么多,依旧以和别的那些人聊天的那样和她聊开了,我仍然是坦诚了说出了我的动机,希望,她没有像之前那些人一样表现出冷淡,而是很遗憾的告诉我她不是那个地方的,只是她姑姑家在那儿,她现在是在她姑姑家。我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此后几天,每天下午5点以后她都在线,因为她姑姑家有电脑,而且她告诉,她打小就是她的这个姑姑疼大的,到现在在姑姑身边她就是个小孩子,还老是给她撒娇。由于我感觉这不是我要找的人,所以只是无精打采的符合这她,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好话。

但我感觉到她是真的和我喜欢聊天,也许是没有人和她聊天的缘故吧。因为她的qq才是两个星星,看得出也是刚申请不久。加上她平常也没机会自由的上网,所以可能也是新奇的原因吧

日子就这样过着,接下来好几天天的生活就是那样,到食堂提饭回来(食堂5点就开饭了,迟了就成了残羹了,想必大学的日子大家都记得),一边吃饭,一边泡论坛,一边陪着她聊天。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我们之间相互也了解的多了一点,我也告诉了她我就读的学校,专业,年龄等等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后来某一天,她告诉我她要回去了,她来她姑姑家是心情不好,没地方可以倾诉,只要姑姑爱她。

可是生活还需要她去打拼,所以要回去上班了,并且再次感激我这些天来陪她聊天,还说她能感觉到我很诚实,并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说让我记住她的号码,她说不定有什么事情问我这个“大学生”。

她这么真诚,我也留下了我的号码。此后好长时间,她的qq就再也没亮过,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想想她又知道我是谁,当初可能是一些好感而留了号码,5月份的时候,有一次我整理卡上的号码,将存在卡上的联系人都转存到手机上了,并且删除了好多没用的号码,把她的手机号码也删掉了。

因为6月我就要去那个陌生的地方了,想想一去几个月,到那儿了再另办一张卡吧。记得是在五月就剩那么几天的某一天,那是一个阴沉的天气,中午饭后我头晕,躺在床上睡着了,醒来后看见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我想这不是骚扰,查了号码归属地,是同城的,我想应该是有人找我,就回打过去。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安,问我有没有时间,想问我一个事情,我问她是谁,她告诉我,她是在她姑姑家上网认识的我,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我赶快问好,然后询问什么事情,她吞吞吐吐的说,让我查查如果妻子和丈夫吵架后丈夫自杀妻子有没有犯法,她补充到,这个妻子没说什么恶毒的话,而且是在这个丈夫强奸了别人后才吵架的。

我二话没说,赶快上网查了查法律知识,告诉了她结果,并安慰说让她的朋友不要担心,没事的。她谢了我,我说我过几天就要去那个地方了,她让我外出小心,注意身体,并告诉我多带衣服,因为那儿温差很大,气候不好,还叮嘱我带上感冒药片等等,她真心的关怀打动了我,我说等我到那儿之后我会把新的号码发给她的。

在我寂寞的日子里,我们的心近了在外调查的日子是难熬的。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加上难以适应当地气候,出现了好多困难。

我的工作有很重要的部分是进村入户,由于当地习俗和我们差很多,加上08年发生的一些事情使得当地人也很警惕外人的到来。在我的努力下,我终于在一个村子里住了下来,但这里的生活是单调的,我的项目也很难进展,为了使得我的调研有价值,我一天到处跑,到更加偏远的地方去,然而付出了好多,却仍没有让我满意的结果。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